2014年05月21日

化学工业不可“污名化

  人类进入工业社会之后,在机械、化工等技术的帮助下,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提高。不过,由于受教育水平、思维惰性等原因,大多数人并没有很好地理解现代生活背后的这些技术,并且,因为对其陌生而产生恐惧。

  由于这些原因,很多概念被、被妖。比如,“化学成分”这个词就成了一个贬义词,其实,世界包括人本身,皆由各种化学成分构成。在日常话语中,化学成分狭指化工产业所生产出来的所有产品,有些产品对人类是完全无害的。但是有时,对化学名称的却很。比如氯化钠会引起反感,但实际上却是食盐;再如L-抗坏血酸令人生疑,而实际上是维生素C。由此派生出来的是,在很多人印象中,“化工”两个字,与环保、有机、自然、绿色等概念是天然尖锐对立、不可调和的。

  这种对现代工业的污名化是令人遗憾的,某种程度上,是由社会大分工造成的行业隔膜所造成。这就意味着,随着技术的发展,这种隔膜会越来越深。因此打破这种隔膜对技术发展和人类生活水平提高,都常重要的。

  化学工业是人类现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,衣食住行,都离不开化工。以农业生产为例,人们在田里种粮食,生产谷物、土豆等食物,然后,再用这些作为饲料,生产出蛋奶肉等蛋白质食物。人们饲养的各种家畜,充当了蛋白质器,把淀粉为蛋白质。显然,蛋白质类食物需要消耗更多的粮食和劳动,因此价格也更贵。只有随着生产的发展,才会有剩余粮食与劳力去生产蛋白,人类的食物结构才能逐层由谷物向蛋奶肉迈进。

  工业以来,机械化生产以及化学工业生产的化肥、农药等产品的大量使用,使得全球粮食产量提升。一方面,降低了粮食价格,降低了恩格尔系数,带来了人口增长;另一方面,粮食产量的增加也使人类有能力生产出更多的蛋白质,增强了人的体质。

  也许很多人认为,化学工业的介入,降低了食物的品质,且不说这种说法有无科学依据,即便退一步,假定这种观点是正确的,这也是一个不得不接受的次优选择。

  在人的食物生产过程中,如果土地、阳光这些“固定要素”不变,土地—谷物—蛋白转变的基本效率不变,人们需要的粮食越多,则单位粮食消耗的“固定要素”就必须越少,于是,就只有采用工业技术来取代原始农业生产,以节约“固定要素”。这也是化学工业的经济本质。

  这个过程另一个重要但被忽略了的是化学工业的环保意义。借助于化工的帮助,人们可以在同样的土地上,生产出来更多的粮食,能养活、养好更多的人。这意味着节约了土地、海洋——化学工业在这里降低了人对的所求,也就具有了环保的意义。

  在另一些领域中,化学工业则更加重要,甚至是唯一的选择。比如人类的生活已经离不开塑料制品,轻便、耐用、通过注塑可以方便、廉价地塑造出各种形状。在化工出现之前,人类没有任何其他替代性材料,化工的产生,不但提升了器物的品质,也使人类节约了对木材、动物骨骼的需求。

  当我们明白了人类对化学工业的需求,明白了化工天然具备的环保意义,那么,顺着这个思,就会发现,化工业的发展与环保是调和的、一致的。

  环保,从功利的角度,是以人为目的的,只有人获得力量,才有能力进行环保。而人的存在,人的力量,都离不开工业化。所以,某种意义上讲,环保必须接受化学工业,甚至以化学工业的存在为前提。绿色环保组织用橡皮艇去拦截捕鲸船的时候,如果没有橡皮艇,没有高蛋白质食物,没有塑料,那么人非但不能动物,反而只能吃掉动物,或者被动物吃掉。

  接下来的问题是,如果人类离不开化学工业,那么,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化学工业?

  通常而言,化学工业在生产过程中,会排放出一些副产品,有些副产品是有毒的、污染的。这个现象,在经济学上叫做负外部性。负外部性指的是一些人的生产或消费使另一些人受损、而前者无法补偿后者的现象。例如,隔壁邻居音响的音量开得太大影响我休息,此时隔壁邻居给我带来了外部不经济的效果。解决这种外部性的方式,从经济学的角度看,即明晰这些污染的产权,用更通俗的方式说,就是让污染者负责——这也是环保工作的重要内容。

  一般而言,小、散、乱的化工厂对的污染,只有周边的人才能看到,有时即使看到了也。对执法机构而言,由于其小、散、乱、多,管理成本非常高,无法实行有效的监管,也无法让污染者负责。

  随着化学工业的发展,为了获得规模优势,很多化工项目变得越来越大。由于其规模优势与技术优势,产品也更有竞争力,从而使那些小、散、乱的企业无利可图,退出生产。对监管部门而言,需要监管的对象变少了,监管变得更加容易。与此同时,大型化工工程,更有能力进行技术创新,找到更好的、对友好的生产方式,淘汰高污染的生产方式。

  比如,日本的川崎制造所,年产40万吨PX(对二甲苯,一种化工产品)。在生产厂区,废气排放口安装有测量装置,测量到氧化氮浓度、氧气浓度以及燃料使用量等数据,会通过遥测仪实时传送到川崎市环保部门。同样,川崎制造所的废水排放要按的浓度规则和总量规则执行。执行废水总量规则时,要通过遥测仪实时传送给环保部门;执行废水浓度规则时,工厂也要定期将分析结果向环保部门报告。以上种种措施,一般的小型企业无法实施,只有大型的化工工程才能做到这一点。这既从技术上淘汰了那些落后的生产方式,也利于环保部门监管。

  类似于川崎生产所这样的大型化工工程,是化工业的发展结果。由此不难发现,化工的发展,使化工业的生产过程能够负担起责任,并且有技术能力去负责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环保与化工并不对立,化工业的发展,不但不环保,反而是利于环保的。